返回列表 发新帖

115

主题

115

帖子

752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752
发表在  6 天前  | 显示全部楼层 | 阅读模式
吳飛雪沒有再理會杜嘯天的怪手,輕聲的問道。杜嘯天看了眼那個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丟在地上的鬧鐘。吳飛雪疑惑的看向窗外,這麼強烈的陽光,似乎不太像六點多鐘的樣子。杜嘯天在吳飛雪的小嘴上親了一下道:別管Nike Air Max幾點了,姐姐昨晚很累了,要多睡一會才行。吳飛雪突然想起了什麼,想從床上坐起來。不過下身一陣撕痛,又讓Nike男鞋躺了回去。
杜嘯天問道。還問,還不都怪你。吳飛雪氣不過。打了杜嘯天一下。哦,Nike blazer知道了,你一定了這裡痛吧。杜嘯天輕輕用手摸了一把。吳飛雪羞紅了臉,趕緊拉過被子,把自己蓋上,以免春光泄得到處都是。姐姐你不用擔心的,Nike男鞋已經幫你上過藥了,很快就會好的。吳飛雪楞了一下,靜心下來感覺。確實,那個地方涼涼的。是的,Nike男鞋今天起床的時候,發現你那裡受傷了。
吳飛雪還真有些哭笑不得,至於這麼做算不算聰明,她也說不清楚。突然,吳飛雪想起了家裡並沒有藥箱,杜嘯天上哪拿來的藥。應不會是隨便弄了什麼東西塞進去的吧。杜嘯天,Nike男鞋快告訴Nike男鞋,Nike男鞋給Nike男鞋上的是什麼藥。吳飛雪有些急道。那地方可不是什麼藥都能亂放的。雲南白藥呀,有什麼不對嗎?杜嘯天說著就伸手要掀被子。吳飛雪一驚,趕緊抓住杜嘯天的手,道:不用看了,Nike男鞋上的藥很好。
nike outlet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